江山文学网|优秀文学|说阅读网|免费小说|原创文学网

江山文学网|优秀文学|说阅读网|免费小说|原创文学网

http://www.nctjcd.com

菜单导航
导语:阅读现代短文《乡音》,回答后面练习题。下面是小编为您收集整理的阅读答案,希望对您有所帮助。 阅读原

现代散文《乡音》阅读答案

作者: 阿信 发布时间: 2020年10月11日 03:38:00

  1985年,台湾人到大陆仍旧是违法的,但是我去了,去看看湖南那个被落在火车站、长我四岁的哥哥。

  清晨,还在半睡半醒中,宾馆窗外流进此起彼落的人语声,不外乎日常的招呼,“哪里去呀?”“早啊!”人来人往。

  我蜷缩在被窝里,耳朵却像野狼一样竖起来。这窗外的人,怎么回事,竟然全说着我父亲的话;那声音、腔调,熟悉面亲切,像条睡暖了的旧被,像厨房里带点油腻的老钟。我冲动得想趴上窗子看看这些人的面貌——他们和父亲可长得也相似?

  在台湾,父亲的乡音总惹人发笑,“听莫啦!’人们摇摇头。他得费好大的力气才能让人弄清楚他要的是锄头、芋头,还是猪头。

  而在这扇窗外,每一个人——厨师、公安、服务员、书记,男的、女的、老的、少的——都说着父亲的话,说得那么流利顺畅,说得那么不假思索,那么理直气壮,好像天下再大也只有这么一种理所当然、天经地义的语言。

  窗外人声不断,我起床洗漱。满嘴牙膏泡沫时,听到一个稚嫩的声音:“埃及,我海子掉了!”

  “海子”,是鞋子,我从小听熟了。“埃及”,父亲当年也这样喊他的母亲吧?是哪两个字呢?“埃己”?“爱姐?蜀人谓母曰姐”,楚蜀不远吧?

  “有一次,我从学校里回来,跑了两三里的路,下着雪喽,进到屋里来,眼睛都花了。你奶奶给我一碗饭,我接过来,想放桌子上去,没有想到哗啦一声饭碗跌在地上,破了。

  “你奶奶以为我嫌只有米饭没有菜,把饭给甩了。她伤心地哭了,她把自己的饭省给我吃……

  父亲讲这个他不知讲了多少遍的故事,然后叹息:“我对不起你奶奶。”然后要沉默很久。

  我们则各做各的事情;这个打破碗的故事不如司马光砸破水缸来得惊险,实在不怎么样。倒是在我满嘴牙膏泡沫倾听窗外的这一刻,突然想到:奇怪,这许多年来父女一场,怎么倒从来不曾问过父亲是否想家。

  于是我让哥就着录音机坐下,“给爸妈说说话吧!’哥哥两眼望着自己的脚,困难地思索着。我在一旁呆坐,是啊,他该说什么呢?问父母这四十年究竟是怎么回事?问老天那一列火车为什么走得那么不留余地?

  回到台湾的家,行囊尚未解开,就赶忙将录音带从口袋中掏出——我从不可预测的历史学得,有些东西必须贴身携带,譬如兵荒马乱中自己的孩子,譬如一张仅存的情人的照片,譬如一卷无可复制的带着乡音的录音带。

  外面黑夜覆盖着田野,我们坐在温暖的灯下。

  母亲捧着杯热茶,父亲盘腿坐在录音机前,没有人说话。

  极慎重地,我按下键盘。

  哥哥的声音起先犹疑,一会儿之后速度开始加快。父亲沉着脸,异常地严肃。我偷觑着——他会哭吗?父亲是个感情冲动的人。

  母亲呢?为了四十年前在衡山火车站的一念之差,她一直在自责。

  此刻,她在回想那一幕吗?

  我用眼角余光窥看着两个老人,有点儿等待又有点儿害怕那眼泪夺眶而出的一刻。

  “不对不对,”一言不发的父亲突然伸手关了录音机,转脸向我,“你拿错带子了?”

  “没有呀!”我觉得莫名其妙,那分明是哥哥的声音。

  “一定拿错了,”父亲斩钉截铁地,而且显然觉得懊恼,“不然我怎么不懂?像俄国话嘛!”

  我张口结舌地看着他,只是看着他。

  他没有泪下,他没有大哭,他不曾崩溃,他他他——少小离家老大不回,四十年浪迹他乡,他已经听不懂自己儿子的乡音。

  我看着父亲霜白的两鬓,觉得眼睛一阵热——唉呀,流泪的竟然是我。

  阅读试题:

  1)

  开头说“1985年,台湾人到大陆仍旧是违法的”,对这句话怎样理解?这句话与本文主题有何联系?

  答:________

  (2)

  开头作者说她去湖南的目的是“去看看湖南那个被落在火车站”的哥哥,从这句简洁交代中能知道哥哥是在什么情况下与家人分离的?后文哪里与这里呼应、补出了分离的情节和原因?

  答:________

  (3)

  “父亲”为什么要讲多少遍“打碗”的故事?作者原来对父亲讲的“打碗”的故事不感兴趣,而“满嘴牙膏泡沫”听窗外湖南话的一刻,为什么“突然想……不曾问过父亲是否想家”,这与“打碗’的故事有什么联系?

  答:________

  (4)

welc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