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山文学网|优秀文学|说阅读网|免费小说|原创文学网

江山文学网|优秀文学|说阅读网|免费小说|原创文学网

http://www.nctjcd.com

菜单导航
艺术的想象空间 【谈艺录】    作者:王充闾 一 无远弗届的现实空间再广阔,也是有限的存在,而艺术

艺术的想象空间

作者: 阿信 发布时间: 2020年07月31日 21:00:56

  无远弗届的现实空间再广阔,也是有限的存在,而艺术的想象空间却是无限的。人说,描绘现实是有中生有,艺术想象是无中生有,当然,“无”之花,也需要植根于“有”之土。

  中国传统绘画中有一种“留白”技法。为了给观赏者提供足够的想象空间,艺术家把“虚实相生”“计白当黑”“以无胜有”灌注到艺术作品里去,从而在一种简约得几至于“无”的状态中,呈现出境界高远、意象空灵的“有”的意蕴。当代西方有所谓“在场”与“不在场”的哲学阐述,凭借想象力的支撑,让不在场的东西通过在场的东西显现于直观之中,二者相依互动,从而充分调动、激发受众的想象力,使有限文本具备意义生成的无限可能性。

  且以雕像《米洛的维纳斯》为例。在卢浮宫看到了维纳斯的断臂,一些艺术家、历史学家、考古学家便筹划着为她复原双臂,并给出了多种整修方案。可是,双臂原来的姿态是怎样的?谁也没有见过。这样,就只能靠凭空想象,从而做出种种设计、种种猜想:一种是,原来的维纳斯左手拿着苹果,搭在台座上,右手挽住下滑的腰布;一种设想是,维纳斯两手托着胜利的花环;有一种推测,维纳斯右手擎着鸽子,左手拿着苹果,像是要把它放在台座上,让鸽子啄食;有的设想更加离奇,认为维纳斯正要进入内室沐浴,由于不愿以裸体现身,右手紧紧抓住正在滑落的腰布,左手握着一把头发;还有一种猜测,维纳斯的情人、战神马尔斯凯旋,两人并肩站着,维纳斯右手握着情人的右腕,左手轻轻地搁在他的肩上……

  当然,最后的结局是:由于争议不休,哪一种方案也未获采纳,人们公认现有的断臂状态最美。

  应该说,那个美丽的断臂女神雕像,正是由于它的不完整性,或者说不确定性、模糊性,才留存下悬念、疑团,使得人们可以无限度地驰骋想象。

米洛的维纳斯

  二

  说到艺术想象,我想到了英国著名女作家伍尔夫的短篇小说《墙上的斑点》。她从墙上斑点这一独特的视角,瞬息间,阅遍了人间万象,像中国文论古籍《文心雕龙》中所说的:“文之思也,其神远矣!故寂然凝虑,思接千载;悄焉动容,视通万里。”

  小说中的叙述者“我”,第一次看到墙上的斑点,是在冬天,炉子里正燃烧着火红的炭块,于是,“我”由红红的火焰产生城头飘扬着红旗的幻觉,产生无数红色骑士跃马黑色山岩的联想。“我”还想到,斑点是一个钉子留下的痕迹,由此臆想前任房客挂肖像画的情景,他的艺术趣味保守,认为艺术品背后必然包含有某种思想,由此推及生命的神秘、人类的无知和人生的偶然性。

  斑点,也可能是夏天残留下的一片玫瑰花瓣,由此联想到一座老房子地基上一株玫瑰所开的花,那多半是查理一世在位时栽种的,于是勾连出与查理一世有关的历史。又想到希腊人和莎士比亚,想到维多利亚时代。这斑点,也可能是阳光下的圆形突出物,于是联系到一座古冢,想到了考古学者。斑点是不是一块木板的裂纹呢?由是想到树木的生命,它虽然被雷电击倒,却化为另一种生命分散到世界各处,有的在卧室里,有的在船上,有的在人行道上,有的变成房间里的护墙板。

  最后认定,这斑点是个蜗牛。叙述者的意识还原到现实,与蜗牛的意象合而为一。

  说到想象,还有一个显例:美国作家马克·吐温的微型小说《丈夫支出账单中的一页》。全文只有七行字:

  招聘女打字员的广告费……(支出金额)

  提前一星期预付给女打字员的薪水……(支出金额)

  购买送给女打字员的花束……(支出金额)

  同她共进的一顿晚餐……(支出金额)

  给夫人买衣服……(一大笔开支)

  给岳母买大衣……(一大笔开支)

  招聘中年女打字员的广告费……(支出金额)

  账单像巨大的冰山所露出水面的一小部分,故事的详情有待读者借助想象加以填补,进而组成完整的丈夫、妻子、年轻女打字员、岳母、即将招聘的中年女打字员等人物构成的意义世界。其间有着广阔无边的想象空间,留待读者去构建、设想、填充。

  一种构想是,丈夫招聘到了年轻的女打字员,并向她献媚,预支薪水,送花,同她共进晚餐……结果被妻子发现了,于是妻子又打又闹,丈夫迫不得已,给妻子买了衣服以缓和关系,还给岳母买了一件大衣,以便讨得妻子的欢心,最后达成和解,另招聘一个中年女打字员。可以推想,年轻女打字员已经被辞退了,一场风波归于平息。以广告费始,以广告费终。一笔和一大笔有区别,是付出的不同代价。

  三

welc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