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山文学网|优秀文学|说阅读网|免费小说|原创文学网

江山文学网|优秀文学|说阅读网|免费小说|原创文学网

http://www.nctjcd.com

菜单导航
童书的发行从品种和数量上说已达到从未有的规模,无论引进还是原创,儿童的阅读已有很大的选择余地;另一方面

为传统经典留一席之地

作者: 阿信 发布时间: 2020年10月12日 23:10:56

童书的发行从品种和数量上说已达到从未有的规模,无论引进还是原创,儿童的阅读已有很大的选择余地;另一方面,正因为可选的余地很大,经典意识值得重提。

何谓经典?卡尔维诺曾说过:“一部经典作品是一本每次重读都像初读那样带来发现的书”“一部经典作品是一本即使我们初读也好像是在重温的书”“一部经典作品是一本永不会耗尽它要向读者说的一切东西的书”“经典作品是这样一些书,我们越是道听途说,以为我们懂了,当我们实际读它们,我们就越觉得它们独特、意想不到和新颖”。儿童文学也有它自己的经典传承,并且不断创造新的经典。有些作品的诞生和流传,似有神意,在恰好的时候以恰好的方式出现,出其不意改写了文学史,对后世产生极大的影响,并历久弥新,譬如安徒生。

安徒生是世界儿童文学成熟期开端的标志性人物,他确立了童话创作的儿童文学价值和儿童文学的艺术标杆,“儿童”作为一种支配性的艺术元素在童话中被运用得淋漓尽致。“儿童”自身即“宏大主题”,儿童精神以儿童视角、儿童语言、儿童生活以及对人类童年时代的怀想、对现代文明的反思等方式得到全方位的倡扬和呈现。安徒生童话诞生至今,有哪一位学龄的孩子不曾读过安徒生?有哪一位儿童文学作家不曾在安徒生这里得到启发?安徒生童话作为人类文化的共同财富早已进入集体无意识。

我很愿意继续引用世人的评价来唤起我们对经典的敬重和感情。中国儿童文学作家班马说:“直悟安徒生,即直悟一个儿童文学家的身份和技艺,就十分感动于阅读在人性中的价值,就感到了儿童文学阅读的根本要义应是在文学美感之上。”梅子涵则说:“面对安徒生,我除了崇拜、敬佩、惊叹之外,任何别的没有,这就叫经典。”法国比较文学学者保罗·阿扎尔说:“如果有一天,因为某种风尚,须要选举儿童文学作家的帝位,那么,安徒生是王!安徒生是王!因为他在‘童话’这小小的框框里面,容纳了宇宙所有的舞台。这些对孩子来说,绝对不会太过分。安徒生是王,为什么呢?因为再也没有别人能够像他那样,在有生命和无生命的灵魂中出入自如。”周作人亦反复强调,文学的童话到安徒生已达绝顶:“其所著童话,以小儿之目观察万物,而以诗人之笔写之,故美妙自然,可称神品,真前无古人,后亦无来者也。”

我相信,诵读如上评价并不使人厌烦,相反,这些句子叩击内心,因为它们唤醒了我们难以忘怀的阅读记忆。丑小鸭、小美人鱼、卖火柴的小女孩、皇帝的新装、夜莺、拇指姑娘、艾丽莎、小意达、小锡兵、豌豆公主、红鞋、飞箱、打火匣、大克劳斯和小克劳斯、枞树、《恋人》中的陀螺与球、《冰雪女王》中的格尔达和加伊、《母亲》中的母亲、《老头子做事总不会错》中的老头子和老太婆、没有画的画册等等等等,有谁笔下的艺术形象这样丰富又这样普及并深入人心?这就是经典,这就是安徒生。

然而,我们对安徒生的了解并不如我们所想象的那样多。如今童书繁盛、品种众多,热门作家的作品会以各种方式排列组合并重复出版,耐人寻味的是,安徒生和格林等古典的作家反倒退隐于这热闹中了。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。每当我想要给孩子们选一点安徒生时,尤其是想要给低龄的孩子选书时,就很难找到合意的安徒生版本。大部头的全集全译本(如叶君健译本、石琴娥译本、任溶溶译本、林桦译本)合于收藏和研究,对孩子来说,则需要有专为他们量身定做的选本。分级阅读的概念早已得到普及,却鲜有出版者在安徒生童话上下功夫。

1978年,上海译文出版社曾以16个小分册的形式出版过叶君健译安徒生童话全集,丹麦画家插画,小开本,每册150页左右,特别适合随身携带,这套淡绿色封皮的安徒生童话曾留给一代人极其深刻的印象,也曾是国人访问丹麦时常带的礼物。然而今天,这样有影响并且广为普及的版本却鲜难觅见。也有少数选集或单行本令人印象深刻,如人民文学出版社的《名家绘本 安徒生童话》(2003),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的《月亮看见了》(宋城双译,2003)、《光荣的荆棘路》(谢惟凤译,2003),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《没有画的画册》(林桦译,2004),上海辞书出版社的安徒生童话绘本典藏系列(季颍译,2005),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出版的《安徒生童话选集》(叶君健译,鲁本·吉达罗夫绘,2018)以及少数图画书单行本如林桦译、王宝康画的《夜莺》,蔡皋画的《海的女儿》等,当然也包括教育部门推荐书目人民文学出版社的《安徒生童话精选》(2003)。然而,总体而言,质量上乘、可供不同年龄层读者选择的版本实在是太少了,成规模、有影响的就更不多见。大部分版本选目陈旧,其改写理念、插图质量、版式设计等也都存在不尽如人意的地方。有些改写毫无章法,既不懂得安徒生,也不懂得何谓童话以及孩子的需求。这实在是十分遗憾的事。

为传统经典留一席之地

welc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