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山文学网|优秀文学|说阅读网|免费小说|原创文学网

江山文学网|优秀文学|说阅读网|免费小说|原创文学网

http://www.nctjcd.com

菜单导航
莫言在山東老家回憶少年時代推碾子的故事。莫言的高密東北鄉,賈平凹的商州鄉村,阿來的嘉絨藏區,遲子建的冰

重返故鄉尋找作家的創作源頭與文學根脈

作者: 阿信 发布时间: 2020年08月01日 14:41:08

原標題:拍故鄉就是尋找作家創作的源頭

重返故鄉尋找作家的創作源頭與文學根脈

莫言在山東老家回憶少年時代推碾子的故事。

莫言的高密東北鄉,賈平凹的商州鄉村,阿來的嘉絨藏區,遲子建的冰雪北國,劉震雲的延津世界,畢飛宇的蘇北水鄉……這些中國當代文學版圖裡的著名風景,也是作家們生活過的故鄉。正在央視紀錄頻道播出的紀錄片《文學的故鄉》,帶領觀眾跟隨六位作家重返故鄉,走進他們文學之夢最初升起的地方,聽他們講述如何把生活的故鄉轉化為文學的故鄉。作為這部紀錄片的總導演,張同道相信每一個人都應該有一片文學的故鄉,這個故鄉就是心靈的家園。

他們貢獻了獨創性文學景觀

《文學的故鄉》是第一部大規模集中反映中國著名作家的紀錄片。總導演張同道說,之所以拍這部紀錄片,是因為莫言獲得諾貝爾獎給了自己很大觸動。當中國文學贏得了世界的尊重,他希望能用鏡頭為當代中國作家留下他們創作的歷程。“莫言通過《紅高粱》,把高密東北鄉變成了世界文學的風景,我覺得從這個切口進去,能看到文學背后的文化土層、地理風貌。支撐作家創作的那片土地,其實就是‘文學發生的現場’。”

整部系列片分為《莫言》《賈平凹》《劉震雲》《阿來》《遲子建》《畢飛宇》六部。在拍攝對象選擇上,來自農村、把自己的故鄉變成文學的故鄉、都有名作,是張同道選擇作家的標准。在他看來,這幾位作家其實都是被一片土地選中的代言人,“一個好的作家能提供原創性的文學景觀,對生活的發現、對生命的體驗,還有標志性的風景。我選的這幾位作家就是這樣,比如莫言把高密東北鄉寫成世界文學風景,賈平凹把商州變成文學風景,故鄉是他們文學的現場,也是他們生活的土地。”

紀錄片中展示了每一位作家獨特的人生軌跡,講述了他們如何觀察生活,如何成長,如何遭遇文學,如何開創自己的文學世界。阿來的《塵埃落定》《空山》等作品是他對嘉絨藏區這片土地跨越半個世紀的記錄。紀錄片中,攝制組陪著阿來一起走過激發他詩歌沖動的梭磨河,改寫他命運的鬆崗水電站,以及孕育《塵埃落定》的土司官寨、啟迪《空山》的茂密山林,還有蘊含著文學密碼的四姑娘山。紀錄片就像一部紀實與想象交織的作品,不僅講述了作家回故鄉的故事,更呈現了作家創造文學故鄉的心理圖景。

重返故鄉一棵樹都能激發情感

在每一集紀錄片中,張同道要求所有拍攝都要聚焦文學創作的角度,同時每個作家必須回一次故鄉。“這和在書房裡說故鄉不一樣。回去之后,原來熟悉的地方,一棵樹,一個馬槽石墩,都能激發他們的情感和回憶。像遲子建回到家鄉,剛進北極村的大門,本來還挺高興的,結果睹物思人,說著說著就哭了。”

《文學的故鄉》跟蹤記錄作家重返故鄉的過程,尋找作家童年的秘密,尋找他們與文學相遇的原點,甚至文學作品孕育的過程。拍攝《莫言》這一集時,張同道前前后后六次前往山東高密。劇組先把高密的高粱拍下來,然后陸續跟莫言去了他當年當兵的地方、當年放羊的地方,小說中寫的地方。“事實上莫言每年都回高密寫作,在那個地方寫作的時候,他和大地、山川是通的,所以他的作品帶著鮮活的生活質感。”

說到拍攝中記憶深刻的故事,張同道回憶起莫言為95歲老父親過生日的一個情節,“開始老人不同意去城裡辦酒席,后來終於被說動了,有兩句話我現在一直被觸動,老爺子說,‘家裡有干糧,咱們帶著點。’莫老師說,‘不用,飯店都有。’老人又說,‘家裡還有煙,要不要帶上?’他沒有把兒子看成是一個多麼了不起的人物,就是一個普通的兒子。莫言獲獎,老爺子說,‘你獲獎前和別人平起平坐,獲獎后比別人要低半頭。’這就叫家風,這就是文化,也飽含了生活哲理。”

用誠意打動作家配合拍攝

作家喜歡安靜,喜歡躲在鏡頭背后。《文學的故鄉》中的幾位作家都是中國最優秀的作家,他們的一個共同特點就是忙,勸說他們加入拍攝不是件容易的事。莫言很多年都不接受紀錄片拍攝,張同道一開始提出拍攝請求時,莫言的第一句話就是“作家不是演員”。

不過,當拍攝真正開始后,幾位作家都表現出了極高的配合度。包括一開始“堅決拒絕拍攝”的莫言,最終前前后后拍了20天。張同道說,最關鍵的是讓對方看到自己的誠意,體會到我們的苦衷。“作家就是和人打交道的,他對人性有洞察,你搞那些花言巧語、雲山霧罩的東西,一眼就會被看穿。同時你要對作家有深度的閱讀,要了解他們的作品,你還要突破普通的文學研究,要用生命體驗去感知他的小說,才能用自己的真誠去說服他們。”

每個人都有一片文學的故鄉

welc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