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山文学网|优秀文学|说阅读网|免费小说|原创文学网

江山文学网|优秀文学|说阅读网|免费小说|原创文学网

http://www.nctjcd.com

菜单导航
刘彤女士简介刘彤,女,笔名蓝雪花,祖籍北京,现居河北。资深诗人,诗歌评论家,中国诗歌学会会员,中华诗词

访经典文学诗歌学院副院长刘彤女士

作者: 阿信 发布时间: 2021年07月09日 00:32:15

  刘彤女士简介

  

千年文明,诗在何方?——访经典文学诗歌学院副院长刘彤女士

  刘彤,女,笔名蓝雪花,祖籍北京,现居河北。资深诗人,诗歌评论家,中国诗歌学会会员,中华诗词学会会员,衡水市作家协会会员,经典文学诗歌学院副院长,2017中国诗坛实力诗人。作品发表于《诗刊》《延河》《诗选刊》《兰陵诗刊》等报刊杂志和网络媒体,并入编《当代诗文精选》《中国诗文百家》《当代实力派诗人诗选》等数十本书籍。著有个人文集《白羽箭落在梦之外》。

  刘彤女士专注现代诗歌研究多年,洞悉各诗歌流派,并形成自己的诗歌创作和理论体系,对现代诗歌的重建和发展具有积极的影响。

  单佳:当今诗坛流派纷纭,名家众多,而众多的诗歌爱好者却找不到诗歌的创作方向。请问刘老师,对此您有何看法?

  刘彤:纵观诗坛,从胡适先生《两只蝴蝶》开始至今的百年新诗,流派纷纭,除了早期的意象派、印象派、新月派等等,还出现了玄幻派、死亡派、垃圾派……加上层出不穷的各种体、各种诗歌主义,一幅千帆竞技的场面;但是,却没有一家真正形成自己的诗歌理论体系。这让众多的诗歌爱好者不得不在诗歌之外迷茫,让更多的诗歌创作者不得不在诗歌的泡沫里彷徨。

  诗歌需要的不是五花八门的流派,而是实实在在的创作教程,既传承古体诗词的精髓,又融入时代的要素,让我们的诗歌创作不再迷茫。

  单佳:诗歌是中华文明的主流。进入新世纪以来,诗歌爱好者不计其数,而纵观诗坛,好作品却寥寥无几。请问,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?

  刘彤:诗歌不仅是中华文明的主线,更是中华民族的精神核心。无数精美的诗歌传承千年,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。

  但是,当今教科书,从小学、中学到大学,都没有专业的诗歌教程。这也导致了无数诗歌爱好者仅仅依靠兴趣和摸索支撑诗歌之路。诗歌创作的队伍越来越大,但是引导诗歌创作以及鉴赏的机构和个人却并不多见。

  在此情景之下,经典文学设立诗歌学院,旨在弘扬诗歌文化,培育诗歌新秀,让我们爱好的诗歌能够得到理论化的支撑、系统化的指导、和规范化的指引。

  单佳:现代诗歌的语言,不同于诗词、散文、小说。如何构筑诗歌的语言,是很多诗歌爱好者的第一道拦路虎。请问刘老师,您可否就此介绍一二?

  刘彤:所谓“诗歌语言”,就是物象之间有机化、戏剧化的神秘联系,也可说诗人的历史宿命就是不停地激活着物象(包含人物)与物象之间的神秘联系。

  这个概念的意思就是:

  1、遣词造句的能力。

  2、形成个人诗歌语言风格,并能够熟练运用其它语言风格的能力。

  单佳:古诗词有平仄、韵律、乃至于词谱的创作要求。请问,现代诗歌该如何把握节奏和音韵?如何构建画面?

  刘彤:现代诗的隐喻、暗示性,是画不出来也拍不出来的。你可以画、可以拍摄花开,但“通过绿色导火索催动花朵的力,催动我绿色的岁月”,你怎么画?诗歌有鲜润的感性,同时有形而上的灵魂体验,而且它们总是化若无痕地融会一体。

  现代诗歌的节奏,可以以意象搭建,也可以以抒情构筑,还可以用画面的变化展现;最明显的方式,就是以诗歌的音韵字、词来实现。这样的释义,刚好与陈超先生的这段话不谋而合,也体现了现代诗歌当中节奏、音韵、画面之间的密切联系。

  单佳:关于“诗中有画,画中有诗”,讲的是诗画辉映的境界。请问刘老师,现代诗歌应如何选择意象、塑造意境?

  刘彤:意象的选择,就是把自己的心之所感,寄托给一个具象;最根本的要求就是贴切。意象或意象的组合构成意境,意象是构成意境的手段或途径。

  没有意象,难以融合成意境;而如果没有意境,那些意象只是一盘散沙,没有灵魂。意境,是成全一首好诗的根本。

  一个作家,终生追求的目标,就是创造艺术形象,也就是营造不朽的意境。

  意境,是中国独有的一个诗学和美学术语,也是中国对世界文化的贡献。西方国家文学理论中没有“意境”之说。

  单佳诗歌文化博大精深,不仅考究语言、节奏、意象,也需要纳入史学、哲学、信仰等要素来深化内涵。请问,如何将史学、哲学、信仰等元素融入现代诗歌?

  刘彤:作为文学作品主要形式的诗歌,注定了必然具有“文以明道”和“文以载道”的功用。

  龙应台女士对文、史、哲学的观念让人茅塞顿开:

  文学:使看不见的东西被看见;

  哲学:迷宫中望见星空;

  史学:沙漠玫瑰的开放。

  让这些知识进入人的认识本体,渗透生活与行为,到最后进入一个终极关怀:对“人”的关怀。

  如果说诗歌的技艺成全了诗歌的骨架,那么对知识和素养的真诚恻怛,则成就诗歌的血肉和灵魂。

上一篇:《狼行成双》巫哲

下一篇:没有了

welcome